或許是因為滿山猙獰的險石,讓他擁有了黑色的神秘面貌。卻也只有親身跨過 
阻礙的歸人,才會了解那幸福甜蜜的草原。在深深的山背後,我寧可相信,迅 
間變幻的風雨,並不是山的怒意,而只是愛現孩子,頑皮的舉動,怎能怪它傷 
了你。 

我聽說的另一種說法,讓奇萊更美。 
"
奇萊,日文的發音叫 () 就是「綺麗」「美麗」百岳之中,唯一一座被賦予 
「綺麗、美麗」尊稱的山峰...就是奇萊... " 
http://blog.yam.com/ichimura/article/10961474 

而奇萊也一直是傳統中央山脈分段中的北三段,不過直接走北三段的人比較少, 
能聽到的大多是奇萊連跟能高安東軍分開來走。 

而奇萊山脈可以走的路線非常多,屏風上奇萊北,奇萊東稜,奇萊連峰,突宙天 
長,奇萊南南華等 

這些,我也沒有走完過。這篇就單獨來看第二多人走的奇萊主北峰。 

登山口,通常從合歡東峰旁的滑訓中心開始。這條路一直到小奇萊是不用入園證 
的,所以若有空,可以從這裡走到小奇萊看看,小奇萊是個非常美的地方。在歷 
v字形的山徑之後,露出眼前的是,茂茂青草隨風搖晃。隨著季節的變幻,會 
開滿各式各樣的顏色。 

然後漸漸愉悅的一路下行,目標主北峰永遠挺拔於雲間,難以摸清。深山鶯呼喚, 
偶爾也會聽到條紋松鼠幾聲。突然想到,某次立於中級山頂,陽光剎現之前,滿山 
群鳥鳴叫,那劃破天際一絲光芒,彷彿逃逸般,嗄然停響,獨自一人。天氣適宜的 
話,那遠遠的不規則山頭,站立於中橫公路之上,中央尖山依舊遠遠的孤立著。
 
 2350169778_274c882608_b.jpg  

 

到黑水塘之前,這會是愉快的二、三小時。 

為何跟標準的行程記錄時間差別這麼大?這地方花多久時間走過都是不夠的。 
所以我不會建議奇萊一日來回。太趕太累,這樣,你只踩過,那為何不在家看影片, 
然後踏跑步機呢? 

過黑水塘,稍微努力四、五十分鐘之後,你會看到一個長長的陡下坡。接進河床 
地,新建的廁所靜靜的。太魯閣國家公園,我一直認為是觀念較先進的國家公園, 
最早提供給你鐵鏟,希望你挖貓坑,但這樣的一個人潮大量衝擊的營地,我認為挖 
貓坑不是解決之道。我贊成收取較高的入山費用,將排遺集中後空運下山處理。 

這裡是新的成功山屋,由於太過逸樂,水源易取,我常常走到這邊,才剛過午而已, 
便失去了任何往前進的動力。對我而言,爬山是來度假,而不是砥礪自已心志。平時 
在山下都已經夠刺激,上山就放掉一切吧! 

如果還想往前走,就開始高繞吧。隨著腳步調整自已呼吸,肩上背包,總不時會發出 
幾聲輕響。而且土石還非得滑落幾次才高興。 

在叉路口略為休息,往北峰的一段,由於露曝感高,而且路跡易變動,常有事故,非 
必要,不建議走此條。向著奇萊山屋取右而去。就是不停的乾溝,在石頭上爬動。然 
後國家公園的路標會悄悄的站在步徑角,告訴你,快到了。 

想的美!我總覺得路標哩程是取直線,而沒有算上這是坡。 

翻上主稜,就是一片柔美草原。雖然天氣不好時,這裡的狂風會讓你快翻臉。寸步難行。 

而奇萊山屋就在林邊。至於山屋的評價,看看q大的發言。我想我不用多做描述。留下 
想像空間給大家。那麼就休息了嗎?因為活水源還在下切一點點的地方,所以稍待休息, 
我們還要花上來回約四十分鐘取水。若不在乎,一邊還有看水池,但有活水,為何不取 
活水呢?走吧! 

我看過奇萊草原的陽光,卻沒有看過日出,幾次都是雲霧雨交錯。 

通常二天回來的人們,今天還會特別選擇主北其中一座來回。然後第二天再集滿一座。 
宛如收集7-11的無嘴貓一樣。開心的下山。 

那如果是三天呢?我會建議,成功山屋泡茶、成功山屋磨咖啡,成功山屋沖阿華田,回家。 

呃,我是說第二天就可以快樂的在草原上晃來晃去。 

到主峰的路上輕鬆寫意,地形地貌交錯變化。然後略為陡上一段,主峰頂即到。來回約 
二、三小時。往北峰就較麻煩一點,同樣也是草原地形,之後接上滿滿的碎石坡。雖然 
我會告訴你,踩滑最多滾一段而已,但肯定有人不願相信,這樣子的路段,不如勇敢的 
將重心踩放上去,滑動反而小於呼爹叫娘的輕踩。捉著要小心的幾段好心卻有可能害人 
的繩子,北峰也到了。 

#
為何說好心卻有可能害人,在山上,連石頭都會因為熱漲冷縮而碎裂,更別說只是我 
們小小人類製造出來的化學產品,紫外線是非常恐怖的。盡信不如不信。絕對不要相 
信它,而將重心捉在上面。 

於是中午,早早回到奇萊山屋,還可以坐在草原吹吹山風,看著無盡延伸的山脈與山嵐 
愛戀追逐。怎知是山動雲追? 

但如果時間允許的話。我會動身往成功山屋。減少回家時對自已的磨練。 

其實我喜歡成功山屋前的那顆樹。枝芽盡展,滿天的星空或許受到限制,夜裡的風 
很安靜,只會輕輕振動。他有一張小石桌,背倚著樹幹,腳輕靠桌緣。涼意絲絲, 
通常這時,山屋會傳來轟然笑聲,偶而有些人會跑出來,訝異著滿天星空,然後惋 
惜相機拍不起來。 

那下次再來就好。約著想分享照片中美景的人一起。 

我不認識白先勇。卻仍然想低吟, 
"
踩不完惱人舞步 喝不盡醉人醇酒 
良夜有誰為我留 耳邊語輕柔…" 

第三天,肯定是睡給他一整個天荒地老,大家開始動作緩慢,平時不運動的,就開始 
知道要哀嚎了。特別是還有無止盡的緩上坡。是的,非常緩,卻連續不絕。

 2349339159_d23283a510_b.jpg    

掙扎掙扎著,卻也到了登山口,受盡回程的路上,我一路高歌的影響。大家肯定精神 
萎糜不振,我就提醒,要一起唱,心情high一點,就比較沒那麼累。真的,要唱出聲 
音來。 

我一直覺得奇萊是個很神奇的地方,從登山口到市區,短短不到三小時的地方。卻要 
花二、三天時間往裡面走去。當心情還沒從山中出發,車就到了埔里。一路搖晃,我 
阿公當年在松雪樓當經理,可是一路要從鳶峰走進去的。人群大量出現,臨近的車內, 
不論是情侶、家庭、歡樂的社區阿公阿婆,總是回到了文明之中。 

我還保持著想要放下一切慾望的慾望,而永遠就存在需求。 
沒有故事可以訴說,只能靜靜的抬頭望。 

想告訴妳的, 
始終說不出口。 

下次再來吧! 

2349335467_301613b34b_b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
鄉野情戶外休閒專業中心

鄉野情戶外專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